未知 作品

3-6

    第三章 初至黑林城

    本意再次从入定中醒过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亮了,他赶紧浮出水面朝四周一瞧,原来他早已经不在当时坠落悬崖的山涧中,而是在一条河流的中央;于是他随著河水缓缓向下游游去,只见四周都是平原,河岸不远处还有几户人家。

    本意看见附近有人家之后也觉得有点饥饿了,便赶紧游上岸到其中一户人家的家中买了一些食物,直到吃饱喝足之后,本意才问明这里的所在位置;原来这里离黑林城已经不远了,只要再走十多里路就可以到达城里,本意再次问明前往黑林城的路,再多买了一些干粮就上路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的时候,本意突然想起那天所发生的事情,不知道那个白衣女子最后怎么样了,是不是被熊氏姐弟抓住了?还有邱大叔一行人一定已经到达黑林城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转念一想,担心又有什么用呢?自己的武功打不过对方一个普通的小兵,即使知道那个白衣女子被熊氏姐弟抓住了又能怎么样?难道再傻到去救人不成?

    不要到时候人没救到反而赔上了自己的x命,他可不会做这种傻事,追g究底就是因为自己的武功不好,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被人家打下悬崖,差点送了x命,本意暗暗发誓下次他一定不再管这种闲事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想起《圣帝魔典》中有六招掌法,上面写道:「练成后面六篇中的任一篇就有一招相对应的掌法……」本意现在已经练成风、水两篇了,其中风篇之中的掌法叫做「风无所定」。

    这招掌法是g据风的特x所创,其掌法无所不在、奇幻异常,一掌化九掌,九掌为一掌,名为一掌,实为无数掌,让对方无从捉m这一掌到底来自何处,掌法随风而动、变幻莫测,躲得过的人寥寥无几;据上面所写,只要练成这招之后,天下间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。

    水篇中的对应掌法叫做「水势重重」,这一招是g据水的特x而创,一掌攻出重重迭叠,就像大江之水源源不绝般,让对手在这一招面前有如面临三江之水,生出无可奈何之感。

    本意一试之下,果然能够练成这两招,其实他以前也尝试著修练过,但是只能练其形,而不能练其神,现在学会心法之后当然可以练得比以前还得心应手,而且先前所练一些艰难之处此刻已能迎刃而解,不过离本意想把这两招修练到极致还久。

    本意练了一会儿之后,自语道:「还是先到城里再说,现在虽然有练出一点儿招式,但是还是太少了,等进城之后再想办法多学一些招式,不然这样多没意思;而且和人交手总不能只用这两招而已,记得赵风说过各大城都有武馆,不如到黑林城去看看,说不定真的能学到一些武功。」

    于是本意小心的收起《圣帝魔典》后再度出发,走了几里路,翻过一座山坡就看见远处有一座城市,其四周是一片漆黑的树木,照理说树叶应该是绿的,但是这里的树叶却是黑的,看来黑林城便是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从远处看过去,黑林城呈现不规则的圆形,圆形的中央是一幢幢雄伟的建筑,也呈现一个圆形,这个小圆的四周似乎还建了一道城墙,而且城墙上还有士兵不断在走动,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内城了;内城以外的四周则是一些低矮的民房,看起来应该是平民区,而城中最高的建筑是一座塔,这座塔也是建在内城之中。

    本意不禁叹道:「终于看到黑林城了,实在是有够大的城市,光是这面城墙就有十多丈高,城门至少高五丈、宽三丈,真不愧是『药城』,的确是一方霸主之城,比我以前生活的乐阳城大多了,不过城防看起来好像蛮松懈的。」

    本意进入黑林城后,来到城中一家饭馆中住下来,顺便向小二问道:「小二哥,请问黑林城有武馆吗?」

    店小二见本意面貌俊美、身著华丽衣裳,就知道是有钱人,赶紧巴结道:「唉哟!公子,你要上武馆啊?有,黑林城中很多,一共有八家武馆,两家是上级武馆、三家是中级武馆、另三家是下级武馆。」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小二哥,请问下级武馆、中级武馆以及上级武馆怎么分?」

    店小二迟疑道:「这……」

    本意见他眼露贪婪之色,在心中暗骂道:「真是贪小便宜,想不到每个地方的小二都是这样。」

    他拿出一枚黑币给小二,说道:「这是给你的赏钱,快说吧!」

    店小二巴结道:「是,公子!一般人没有那么多钱,只能到便宜一点的武馆去学武,这就是所谓的下级武馆;比较有钱的人就到中级武馆去;很有钱的人就到上级武馆去,不过上级武馆也可以从中、下两级武馆挑选一些武功好的人进去,你知道吗?上级武馆出来的人最少可以进入黑林骑士团,这可是我们黑林城中最好的骑士团。」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那这三种武馆所教的武术有没有不一样?」

    店小二回道:「中、下两级的武馆差不多都一样,不过各自师父所教的东西当然有所不同,上级武馆当然比较好,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地方。上级武馆只有黑林城中有权有势的人家才可以进去,那里的人也都是学一些高深的武功。」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又说道:「一般人要是想进上级武馆的话,只有先进入中、下两级武馆,再经过选拔之后才能进入上级武馆;公子如果想进入上级武馆,不如先进入中级武馆,这样在选拔的过程中会放松一点,也很容易就进入上级武馆了。」

    不过本意才不管上级武馆好不好,因为他肯定进不去,而中、下两级武馆既然差不多,那不如到下级武馆去,那里也比较便宜,再说他也不是为了进入上级武馆才去学武功的。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店小二,你可知道这三家下级武馆哪一家比较好?」

    店小二讶异的说道:「公子,你要进入下级武馆啊?这样很难被选入上级武馆,将来从下级武馆出来也只能当个城卫兵而已,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」

    本意笑道:「不用了,我去下级武馆就好,能不能告诉我哪一家武馆比较好?」

    店小二说道:「这样啊……那就去j练武馆好了,那家武馆年年都有人入选上级武馆,比较好一点。」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武馆?」

    店小二笑道:「随时都可以去,只要交四个银币就可以在武馆生活一年,而伙食费是另外缴交的,满一年之后,如果你想继续留在里面的话,还得再缴费。」

    现在本意身上除了三个金币、六个银币以及十八个黑币之外,还有那些从小箱子上挖下来的宝石,照这里的物价计算,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他还可以吃上四、五年,就算每年缴四个银币,他也还可以吃两、三年,于是本意决定要到j练武馆去学武。

    问明到j练武馆的路之后,本意又问道:「小二哥,不知道中级跟上级武馆的入馆费是多少?」

    店小二回道:「中级武馆要两个金币,上级武馆要二十个金币,不过你要是从中、下级武馆进入上级武馆的话,只要照原来武馆的入馆费缴交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想起邱渝曾说过现任的黑林城城主熊霸是一个贪财的城主,看来这个价钱应该是他改的,真是上梁不正、下梁歪,老子贪财、儿子好色、女儿好杀,全家没有一个好货色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本意吃过早饭就离去,一路上穿过几条街巷时,路上早已人来人往的,到处都是叫卖声。

    本意仔细观察,城里果然有很多卖药的商人,包括金创药、内伤奇神丹、正气丸之类的伤药。

    他不禁叹道:「不愧是有药城之名的地方,就是不知道这些药灵不灵?」

    这时,本意注意到路旁有一个奇特的商人,这个人是一个四旬上下,相貌普通的人,说他奇特是因为他面前摆著一堆药瓶,却都不像其它人扯著嗓子大喊,他一直默默坐在原地,手中还不时拿著瓶子把玩,眼睛则是瞅著来来往往的人群,正好也注意到本意在看他,不由得对本意微笑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见本意一直盯著他,便开口说道:「这位公子,我看你英俊潇洒、风流倜傥,可能会用得到我的药,你吃了之后一定会觉得j力旺盛,神枪不倒,这位公子要不要来一点?」说完便从一大堆瓶子中拿出一个青色瓶子在本意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本意才不过十六岁而已,虽然认识李思香之后产生了一些异样的情绪,但是他小小年纪自然不会想到要干那档事,不过这个人既然向他打招呼了,本意也只好过去看看中年人在卖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本意比较想买一些稀奇古怪的药,因为他从小就喜欢古怪的事物,他走过去问道:「大叔,你这里还有些什么药啊?」

    中年人见本意走过来,高兴的说道:「有,我这里可都是最好的药,看你喜欢什么药,我都可以找给你。」

    他拿起另外一只瓶子,说道:「你看,这是痒破皮,只要沾上一点点就能让人痒得连皮都抓破,这可是好东西啊!小兄弟要不要?你、我有缘,如果你要的话,我可以帮你打个折扣,六折,原价是一瓶五个黑币,我卖你三个黑币怎么样?」

    本意听得有些心动,这个东西听起来很好,不过实际上好不好用倒是个问题,而且三个黑币对他来说贵了一点,然而一想到以后可以用在秦子明身上,他就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于是本意装做一脸可惜的说道:「这东西听起来是很好,可惜就是贵了点,要是能便宜一点的话,我倒是想买一瓶。」

    中年人听见本意这么说,不由得叫道:「小兄弟,这东西你还嫌贵啊?我告诉你,这东西是我独家专卖的,别人可没有我这么好的东西,要不然这样,我就亏本一点,卖你一瓶两个黑币再加一包解药怎么样?」

    本意算了一下,觉得还颇划算的,便点点头说道:「好吧!那我买了。」

    中年人高兴的说道:「小兄弟就是有眼光,你再看看别的东西,我这里都是好东西,千万不要错过了;我看小兄弟天生富贵相,以后一定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,你能到我这里买东西也算是我的荣幸,这样吧!摆在这里的东西,只要是你看上的,我都给你打六折,我们也算是交给朋友,怎么样?」

    本意开心的说道:「那就多谢大叔了。」

    中年人笑道:「别客气,小兄弟喜欢什么尽管挑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最后本意一共花了十多个黑币买了几种听起来比较古怪的药,让那个中年人高兴的不得了,当本意要离开的时候还哈著腰喊著要他下次再来。

    第四章 j练武馆

    经过本意一路询问,最后终于来到那家j练武馆的门前,只是这家武馆的位置也太偏僻了一点,竟然开在黑林城的边缘地带,让他走了好远才走到这里;当他站在门前时,里面正传来一阵阵呼喝声,看来应该是在练武。

    本意上前敲了几下门,过了一会儿,是一个年轻男子来应门,他见本意身著华丽,好奇的问道:「请问你找谁?」

    本意微微笑道:「这位大哥好,我不是来找人的,我是来学艺的。」

    年轻男子疑惑的看著本意,有些不相信他说的话,光是看本意的相貌和这身的穿著,哪里象是需要到这里学艺的人,不禁问道:「你是在开玩笑吧?那么多的好武馆你不去,为何要来这里?」

    本意连忙说道:「这位大哥,我是说真的,再说我也问过了,这里是最好的武馆,在下仰慕已久,所以想来这里学艺,还望大哥帮帮忙。」

    年轻男子疑惑的问道:「是这样吗?」

    本意说道:「是啊!大哥,请问进武馆有什么要求?」

    年轻男子见本意好像真的想要进武馆学艺,只好把他带进去了,现在听他这么问便回道:「要进武馆也没什么要求,只要你能缴齐四个银币并且让馆主见见你,应该就可以进这里学艺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一进到武馆里面,看到有不少人正在练武,不由得高兴的说道:「多谢大哥提醒,请问要到哪里去缴钱啊?对了,在下叫本意,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名字呢?」

    那个年轻男子说道:「我叫秦震,以后就是你师兄,叫我秦师兄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高兴的说道:「原来是秦师兄,不知道秦师兄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里还有多少位师兄啊?」

    秦震说道:「我是两年前进来武馆的,可惜来了这么久一直没能进入上级武馆,所以就一直待在这里,我们武馆中一共有三十一个师兄弟,现在加上你就有三十二个人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要学多久啊?」

    秦震说道:「一般来说是三年,如果还是进不了上级武馆,就一定进不了黑林骑士团,而进不了黑林骑士团就只好去做城卫兵了;不过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多学几年也可以,只要你每年缴交四个银币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不解的问道:「进黑林骑士团真的这么好吗?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进黑林骑士团?」

    秦震解释道:「只要进了黑林骑士团,先不说每个月的薪水是城卫兵的五倍,进了骑士团之后还可以修练更高深的武功,以后想升官发财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所以大伙儿都想进黑林骑士团。」

    本意笑道:「那我就先预祝秦师兄一年后可以顺利进入上级武馆。」

    秦震哈哈笑道:「本师弟,我先带你去缴一下应交的费用,除了那四个银币之外,还要先缴半年伙食费两个银币跟二十个黑币。」

    秦震带著本意来到一间大厅,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厅中喝茶,见秦震带著本意进来便问道:「阿震,这位公子是什么人?」

    秦震连忙说道:「馆主,他叫本意,想进我们j练武馆。」

    他接著向本意介绍道:「本意,他就是我们j练武馆的馆主吕东。」

    本意躬身说道:「在下本意,见过吕馆主,希望吕馆主能让在下待在这里学艺。」

    吕东仔细看了一下本意,问道:「你真的是来我们武馆学艺的?」

    本意点点头,说道:「是的,听说这里是黑林城中非常不错的武馆,所以在下就来了,望馆主成全。」

    吕东微微一笑,摇摇头说道:「你不知道我们j练武馆是黑林城的下级武馆吧?」

    本意回道:「在下知道,不过学武又不是环境好就学得好,还要看个人的努力和师父教导的问题。」

    吕东闻言,笑著说道:「既然你一定要到我们这里学武,那你就住下来吧!」

    本意高兴的说道:「多谢馆主成全。」

    秦震也高兴的说道:「恭喜本师弟成为我们的一份子。」

    接著,吕东说道:「阿震,你带阿意到李老那里去登记一下,我们这里的规矩就由你来教他。」

    秦震点点头,说道:「是,馆主。」

    接下来秦震便带著本意来到一个看起来有点落魄的老头子面前,此时他正无聊的抓著身上的虱子,秦震来到他面前大声说道:「李老头,你登记一下,我们这里有人要进武馆。」说完便指著本意。

    那个被称为李老头的人似乎有点老眼昏花,他仔细看著本意,眼中金光一闪,瞬间又恢复成原来那副落魄的样子,然后点点头说道:「你要进j练武馆是吧?叫什么名字?」

    本意捕捉到那一瞬间,心中不禁有些诧异,虽然看到李老头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因而怀疑是自己眼花,不过他却不敢怠慢,连忙说道:「老伯,我叫本意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好像没听清楚似的,再次问道:「啊?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啊?」

    这次秦震代替本意大声的说道:「他叫本意。」

    接著转头向本意解释道:「本师弟,李老头听力有问题,所以你要大声说话他才听得见。」

    本意恍然大悟的说道:「原来是这样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又说道:「吕馆主知道吗?」

    秦震点头说道:「知道,是吕馆主叫我带他来登记的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说道:「那你缴完钱就可以走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闻言,连忙把钱拿出来,不过等他把钱缴清之后,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还剩不到三个金币了。

    等他缴完钱之后,秦震要本意穿上武馆特制的衣服之后,就带他到处去认识其它师兄,并相互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本意穿著j练武馆特制的衣服显得j气蓬勃,不过本意的身材比起黑魔大陆上的人来说矮小了许多,因此就算是挑选最小的衣服还是太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秦震看著本意一身宽松的衣服,不禁笑道:「本师弟,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小?我们这里最小的衣服你都穿不了,看来得为你订制几件衣服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可不能告诉他自己不是黑魔大陆上的人而是梦蓝大陆的人,撒谎道:「秦师兄,我身才就是这样的身材,唉,不管我吃什么都长不高。」

    秦震大笑道:「你这副身材如果穿上女人的衣服,我恐怕会以为你真的是女人呢!哈哈……」

    本意闻言也只是嘿嘿一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第五章 拜师

    这夜,本意躺在床上,思绪又回到自己初到j练武馆的时候,仔细算一算,他来这里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了,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当初来这里的决定,因为他在这里g本没学到一点高深的武功。

    其实想来也知道,本意不仅见过那些黑林骑士,甚至还与那些人交过手,可是那些人的武功确实不怎么样;要是让本意再与当初那个把他打下悬崖的人打一场,相信以现在学会《圣帝魔典》上水之心法和风之心法的本意来说,那个家伙一定不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本意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,这些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聪明的缘故,还是那几个教头的武功太平常的关系,他们所教的东西本意一学就会,只差在火候的问题而已,这个现象令大家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本意不禁又叹了一口气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著,如果这间武馆就只有这种水平的话,那他想回去报仇大概也没什么希望了,自己也见过那些人的武功,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去找那些人无疑是去送死。

    本意穿上衣服,拿起床头的宝剑,悄悄起身来到屋外,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夜,大家都已经入睡了,他这些日子以来都是每天晚上起来偷偷修练《圣帝魔典》上的武功,因此这两个月来,他体内的三道真气也有了明显的进步。

    最初还只是一道细小的真气,现在他已经可以感觉到在体内流动的真气已经有小指那么chu了;而风无所定和水势重重这两招都有不小的进步,这些进步倒是让本意高兴不已,所以本意至今还没有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本意要是离开j练武馆的话,也没有其它地方好去,还不如留在这里继续修练,天天只要练武就好,完全不用愁吃、穿,完全是一个修练的好场所。

    本意在他经常练武的地方先演练一会儿白天学到的剑法和拳法、掌法,虽然这些武功对一些武功高手来说没有用,但是用来对付普通人却已经绰绰有余了;然后他丢下手中的宝剑,闭起眼睛在脑中想著那招风无所定,接著身随意动,一时间掌影飘忽不定,让人看了有一种眼花撩乱之感。

    收功之后,本意有些得意的自语道:「这招应该也快练成了吧!到时候就可以去报仇了,哼,只要把这几招练好,还愁大仇报了吗?」

    这时,本意突然背后传来声音说道:「就凭你这样的身手也想报仇?我看你还没到就被人杀了吧!」

    本意没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被人发现,顿时大吃一惊,连忙转身喝道:「是谁?为什么要偷看本少爷练功?」

    那道声音轻蔑的说道:「老夫可没心情偷看你那几招烂功夫,一招好好的武功被你练成这个样子,真是糟蹋了这么好的武功。」

    本意喝道:「你是谁?还不出来。」

    那道声音又说道:「老夫就在你面前不远,难道你自己不会看吗?」

    本意仔细一看,在他前方不远的树下果然躺著一个人,本意全身戒备、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藉著月光看清那个躺在树底下的人,没想到居然是当初为他登记名字的李老头。

    他心中感到一阵疑惑,当初他进来的时候也曾发现李老头有异样之处,不过他听这里的师兄说李老头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老头而已,后来也没有再发现他有什么不寻常之处,因此也就没有去在意他,没想到他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李老……前辈,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
    李老头翻了翻白眼,说道:「我老人家这两个月来晚上都睡不好,半夜老是被一个在这里肆无忌惮练功的臭小子吵醒,你说我老人家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

    本意心中大惊,他还以为没有人知道自己半夜起来练功,没想到却早就被李老头发现了,他不好意思的说道:「原来前辈早就知道了,那为什么前辈以前不出来跟晚辈说,却要等到现在才现身呢?」

    李老头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,并说道:「你把一招好好的武功练成这样,老夫实在是看不过去才忍不住开口,你以为我老人家想偷看你练功啊!」

    本意闻言只是微微一笑,对于这件事他倒是不太在意,相对于这里的人而言,本意没有那种「偷看别人练功是一件犯了大忌」的思想,反正他的武功也是凭空得来的,对方要是想看就看吧!

    然而他却不知这其中的凶险x,俗话说:「匹夫无罪,怀壁其罪。」《圣帝魔典》是人人梦寐以求的秘笈,要是本意得到《圣帝魔典》的消息传了出去,恐怕下一刻他就会陷入被众人追杀的命运。

    本意请教道:「前辈,晚辈的武功都是自己m索练出来的,自然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,前辈既然知道的话,可愿教晚辈?」

    李老头起身说道:「要是老夫不做一次让你看看,你还以为老夫是在说大话,好吧!就让你看看这两招该怎么演练。」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整个人的气势一变,原先的落魄之相突然变得强大无比,眼中神光暴s,本意面对他的感觉就好像在面对一座高山一样,让人有高不可攀之感。

    李老头大喝一声,演练风无所定,一掌推出化为漫天掌影,好像要把一切吞噬在自己掌下一般,飘飘忽忽让人看得忘乎所以;本意站在旁边看得兴奋不已,一边在心中暗叹自己的无知。

    当本意看到李老头使出这招之后,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掌法,刚刚他还以为自己差不多已经练成这招风无所定,现在才发现自己g本错了,《圣帝魔典》上的武功还真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学会啊!

    李老头演练完之后,停下来对本意说道:「老夫也只能使出这招功夫不到一半的力量,就你那一点点境界还差得远呢!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教你的武功,让这么好的武功给你糟蹋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惭愧的说道:「前辈,晚辈确实都是自己修练而成的,没有人能教晚辈,直到刚刚晚辈才知道这招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哼了一声,说道:「这招要是练到极致,相信在我圣族之中还没几个人能接得下,你要把它完全练会还早得很呢!你这是什么武功?」

    本意也不隐瞒,诚实的说道:「这上面说是《圣帝魔典》,也不知道是真、是假?」

    李老头闻言,激动的说道:「你说你修练的是《圣帝魔典》?」

    本意点点头,说道:「是啊!上面就写著圣帝魔典这几个字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自语道:「想不到,真想不到,圣帝当年所创的魔典竟然会落在你身上,难怪这招竟然有如此威力,我怎么没看出来呢?可是你身上的真气怎么不象是《圣帝魔典》上的武功呢?」

    本意连忙解释道:「晚辈都是自己瞎练出来的,有些地方是糊里胡涂练成的,而且最前面那篇基础心法,晚辈还是倒练才练成的,所以前辈才会看不出来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一脸恍然大悟,一会儿才说道:「难怪,你小子还真是命大,倒练竟然都会被你练成,看来这真的是你的福缘啊!老夫本来还打算收你为弟子,现在看来是不必了,不过以后你可不要随便对别人说出你修练的是《圣帝魔典》上的武功,不然可能会为你带来杀身之祸。」

    本意闻言不禁害怕的缩了缩脖子,又听出李老头有收他为弟子之意,连忙说道:「前辈,晚辈正想去寻访名师,既然前辈是高人,晚辈想拜前辈为师,请前辈成全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听本意想要拜自己为师,不由得高兴的说道:「好,既然你有此诚心,那老夫就收你为弟子,不过身为老夫的弟子,以后可能会有很多敌人,你可要有心理准备,这样你还愿意拜老夫为师吗?」

    本意坚定的说道:「晚辈愿意,反正晚辈已经有不少仇人,再多一些也没什么关系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闻言开心的哈哈大笑,接著说道:「好、好,以后你就是老夫的弟子了。」

    本意恭恭敬敬的向李老头磕了三个响头,并喊道:「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」

    李老头点点头,满意的说道:「好,徒儿,你起来吧!既然你已经是老夫的弟子,那也该让你了解一些老夫的事情,免得以后碰到老夫的对手而不自知,你先坐下来听老夫说。」

    于是本意依言坐下来。

    最初,李老头似乎在怀念以往的岁月般,只是静静的坐在原地没有说话,而本意也没有去打扰他,迳自在脑中想著自己的师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他有这么厉害的武功,为什么会在这个小小的武馆做一个收帐的人?刚刚又听到自己的师父有很多敌人,难道他待在这里是为了躲避那些人?可是……凭师父的武功,用得著如此吗?本意的脑中冒出一个又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李老头才说道:「为师本名叫李道,世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,众人只知道为师姓李,有一个外号叫邪剑。」

    本意惊讶的说道:「难道师父就是邪剑,圣族前十大高手之一,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邪剑?」

    李道见本意一脸惊讶的样子,微微笑道:「既然你知道为师是邪剑,难道你不怕为师吗?」

    本意也笑道:「当然不怕,因为我现在是师父的弟子,就算师父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人,您也不会把自己的弟子杀了吧?而且据我所见,师父不象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,一定是外人有所误会才会有此传说。」

    李道不禁开心的点点头,呵呵笑道:「你能这么认为的话,为师就很放心了;为师确实是杀了不少人,但是这些人都是该杀之徒,其实为师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,见到不平事,下手就会比较狠辣,只要被为师碰到的不法之徒,最轻是残身之疾,重则丧命。」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又说道:「哪个门派没有不良份子存在?为师出手教训这些人,自然就会有人不高兴,所以在他们口中,为师自然而然就成了杀人不眨眼之徒。」

    李道叹了一口气,说道:「近年来,为师已经厌烦了那种日子,所以才想在这家小武馆安度余生,一边找个传人继承老夫的衣钵,没想到竟真的让为师遇见你;你一来这里的时候,为师就已经注意到你,因为你有一般人所没有的体质,肯定是练武的奇才。」

    本意问道:「师父,那你为什么要待在这里?比这里好的地方多的是。」

    李道说道:「为师以前救过这里的馆主一命,本来为师是在城中隐世,无意间被他碰上了,所以为师就搬到这里来做一个小小的管帐老头。」

    接著他又呵呵笑道:「现在让你了解一下为师的武功来源,其实为师的武功是从一个洞府中找到的,是从一本叫《天道剑谱》的秘笈中修练而来;以前为师不过是圣族中的一个小角色,没几个